滕云yu

【华晨宇】破晓之光(927出道四周年贺)

流殇君:


前:这篇是给破晓之光电台写的电台文案,可微博搜索 @破晓之光电台官博 ,荔枝fm和喜马拉雅都可以找到。



·



——我从睡眠中惊醒,突然想到,某一天我或许会忘记它们的食物和饮水,或者忘记了关房门,兔子会跑出去,直到它发现甜蜜的号角音符和猎犬的牙齿。我承受的压力,会让循规蹈矩的人头疼。









前几天我翻了日历,遇见了一个很不错的数字,927。


那天的光景依然清晰地存在于我的脑海里,以至于我有时还会梦到四年前的那一天,嘈杂,慌乱,无措,然后似有似无地惊醒,又带着满额的汗沉重地叹息。


(加927夺冠音频,比较嘈杂的那种)


这一切都太快了,他不慌不忙,我却是临时生长。我缩在我的小格局里观望他,看他极具破坏力地闯进这个地方,从格格不入到引领风向,变成披着温和外衣的恼人豺狼。


他一夜之间从很高的起点出发,满地的硝烟在那几分钟内彻底淡化。从那时他就养成了对自己避而不谈的坏习惯,获奖感言成了祝福和告白的专场,每一句都迷人而危险。


也正是从那天起,927这个日子被赋予了特殊的含义,一场荒唐盛宴终于结束,等待他的,是前方未知而崭新的旅途。









——朋友,这年头真不容易过。你出城去看光景就有数:——柳林中有乌鸦们在争吵,分不匀死人身上的脂膏。









他正身处何处,这是众所周知。


人们常说娱乐圈是个大染缸,所谓初心只是情怀,所有的上位都是利益的驱使和交换。


(加音频,希望听众的审美能够越来越好)


他的剑刃很柔软,却能杀出一道血路,他没有咒术护体,却能刀枪不入。他在残忍的地方前进得游刃有余,将笑容打包成蜜饯,却在音乐里藏了满身的刺。


他看起来轻轻松松,却一直在经历着过分严苛的自我检视。我最恨他某天也许会如履薄冰,只能贪婪地祝福他到达一个足以肆无忌惮的高度,做他所想,自得其乐。


桎梏囚封,恶臭难寻,这在腐烂地皮之上缓缓绽放的唯一生命,向所有人展示了将子弹变成玫瑰的另一种可能,他将把这魔法洒向大地,星星点点,润物难辨。









——闲话是他们此时的荣光,流浪的大地她自己也许仅仅是一个兀自燃起的词语,在叮当的空间中被一时听到,扰乱着无休无止的白日幻想。









对于性格鲜明的人来说,连生存都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。


华晨宇从走进大众视野的那一刻起,便注定要面对很多的质疑,最初的时候我还会替他担心,但是慢慢的,他带给我的惊喜太多,我反而要去担心自己,快要跟不上他的步伐。


(加音频,为什么我不能引领市场)


最近我愈发膨胀了,其缘由不过是因为华晨宇的成绩愈发骄人,我开心得好像可以与他共享一般。其实想想我似乎也没什么骄傲的资格,只是一提起华晨宇这个名字,我就有了种放浪无羁的底气。


华晨宇的姿态像是一团燃烧得无休无止的火焰,热烈而带着温度,蔓延到你所能及的每一个地方。至于他烧掉了什么,又温暖了什么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








九月的季节干燥又潮湿,前一秒携着月牙的眼睛还湿漉漉的,后一秒便在酣梦的诱惑中沉沉睡下。


在每一个渴望入睡的夜里,我都会想念那个全世界最美好的男生,只是——


今夜的梦啊,能否带我回到那一年的9月27日,回到那晚的舞台,把时光留下的痕迹通通抹去,再品尝一遍那独一无二的甜蜜和苦涩,再看一眼我们最初的模样。


祝你,祝我们,依然好梦。



四年后的我们!